南京商标专利纠纷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

15195996625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著作权

用盗版软件还是应该稍微低调点

番茄花园版windowsxp制造者被判刑3年半,成为微软在中国打击盗版的一个重要胜利,此前微软诉中关村一装机小贩,一审获胜,再到去年,微软在中国实行对盗版软件黑屏策略,最终却不了了之。

  有众多时评家,包括诸多著名时评家对微软的行为表示了强烈的愤慨,理直气壮地提出了堂皇的理由,他们说,是因为有了霸道的微软,才有了广泛的盗版。

  这种逻辑混乱令人吃惊。无论如何,微软首先是一家不花任何纳税人钱的私营企业,他有对自身产品的定价权,至于是否太贵,你当然可以选择不买,但以此为理由去盗窃,就显得很荒谬。

  最关键的是,我一再主张,用盗版是中国社会的普遍现象,但盗窃还是应该稍微低调点,不能还显得牛气冲天,一副正义的化身。

  当然,也有敏锐的时评家指出,反微软不是反正版,是反垄断。但如果你的理由是成立的,则应该像欧洲人那样,诉诸法律,比如要求微软废除对ie浏览器的排他性绑定。

  总之一句话,我们要尊重市场规则,要尊重法律。不要一边呼吁建立法治社会,一边又宽于待己,以道德判断代替法律判断。我们虽然现在是山寨大国,但我们不会永远是。

  其实在我看来,微软已经和17年前进入中国的那家美国公司,截然不同。他学会了在中国做生意的几大要诀,微软的高管曾经说过,在中国,要和政府保持同步,你才能获得政府的支持。

  在这里简要回顾一下微软17年来的变化,重温一下一家美国公司是如何变身中国公司的。

  17年前的1992年,微软进入中国,他派了两个从台湾过来的销售高管,开始在中国卖软件。他们奉行的经营策略,丝毫不出人意料,高价卖产品,高调对每一起已经发现的盗版行为积极追诉,企图通过中国的法律系统来解决问题,但最终在法庭上屡屡碰壁。

  微软中国的前高管吴士宏后来在她的那本著名的《逆风飞扬》中,对微软的初期经营策略进行了猛烈的抨击。她同时指出,忽略政府公关才让微软在各条战线上悲剧重生。先是北京市政府宣布给自己所有的电脑装上国产的红旗linux,紧接着微软又被安全部门怀疑,会为美国政府窃取中国机密大开方便之门。

  1999年,盖茨派出了他的得力干将蒙迪(craigmundie)访问中国,蒙迪当时负责微软的公关,蒙迪在中国走马看花后,回到美国,他对盖茨说,我觉得我们在中国的生意是一场灾难。而我们最大的失策就是没有将我们的事业和中国政府的事业结合起来。

  从那天起,微软在政府公关上投入了巨大精力。蒙迪一年要访问中国4到5次;他在一次为期一周的“中国深度之旅”中,召集了25名微软副总裁参加;他聘请了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来当顾问,学习如何打开中国之门;他还告诉中国的领导人,微软将帮助中国发展他的软件事业。蒙迪还去会见了中国的安全官员,并且破天荒地在2003年,让中国人查看了windows操作系统的源代码。

  1998年,微软在北京建立了中国研究院,他的一个重要作用是吸引海外的中国优秀人才回国,这个研究院让中国政府看到了微软的诚意。盖茨说他原来只是想建立一个研究机构,后来竟然成了微软形象工程的重要部分,殊感意外。

  同时,在定价策略和打击盗版上,盖茨在2001年也敏锐指出,在中国的盗版情况如此严重时,微软能接受的最好结果就是,盗版商们在盗微软的软件,而不是其他公司的。之后,盖茨公开承认,忍受盗版是微软最好的长期战略。

  2003年,微软雇佣了原来摩托罗拉公司的中国区总裁陈永正,以此让微软变得更中国。陈永正的原则只有一个,让微软的形象在中国人民的心目中彻底改观,不要让大家觉得微软到中国来就是来反盗版,进而起诉中国人民。

  他说,如果一个外国公司的发展战略能和政府的发展议程想关联的话,政府就会支持你,即使他可能不喜欢你。微软拿出了一大笔钱,请教中国的官员们,他们应该如何帮助那些本地的软件企业和外包公司。这笔钱的数额高达十几亿元人民币。

  这样一来,政府也越来越倾向于微软,他们开始要求从中央到地方的政府、国企都要使用合法软件,北京市政府转而在2006年全面使用正版微软软件。虽然目前微软中国所占的收入可能还赶不上他们在美国加利福尼亚一个州的收入,但这毕竟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而微软的销售利润则大部分来自政府部门和国企。

  微软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好,从公开的报道里就可以看出来。2007年,比尔·盖茨访华,一次就见了4名中央政治局委员,其中一位领导在向与会者介绍盖茨时说道:“他在中国比任何西方明星都有名。”

  与盖茨相比,其他的外企总裁哪怕能见到一个中央政治局委员,都该回去偷笑。盖茨还获得了清华大学82年历史上的第13个名誉博士称号。2006年,胡锦涛访问西雅图时,甚至到盖茨家里作客,他在寒暄时对盖茨说,你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我则是微软的朋友。

  微软征服中国的过程,也是他从一家非常美国的公司变成一家非常中国公司的过程。他在美国时,与政府保持距离,在市场上奉行高价策略,同时严厉打击盗版。而在中国,他与政府关系亲密,在市场上甚至卖出了199元的office,同时对盗版屈服是他的长期策略。这就叫做适应水土。

  当然,要让微软达到许多评论家要求的那样,对盗版完全视而不见,这实在太难了。他已经变成了一家理解中国的公司,所以他也只是间歇性地用番茄花园这样的案例来提醒中国人,知识产权非常重要。微软很清楚,要在中国反盗版,只能跟着政府的节奏走,所以类似番茄花园这样的案例还会持续下去,但步子则不会迈得太快。

  最后,只想说一个简单的道理:盗版就是盗窃,既然我们享受到了盗版的好处,那就低调点,千万别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另外,反盗版的趋势不会改变,步伐会有多快,则取决于中国政府的态度和决定这种态度的各种利益关系的平衡。在这点上,微软比谁都清楚。